首页ico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人工翻译 >

人工如何翻译日语谚语中的比喻修辞

作者:六九翻译 栏目:人工翻译

谚语是一个民族经过千百年所流传下来,具有本民族特色的一种语言现象,反映了一个民族所特有的文化和社会观念。不管哪个国家的谚语,作为一种语言艺术的表达形式,在富有节奏感、言简意赅的语言表现中,蕴含了深刻的人生哲学。

目前对于日语谚语的研究多数从谚语的形式结构、韵律特征、文化的角度等进行研究。而从翻译角度出发,对谚语中的各种修辞进行研究还是比较少。日语谚语使用了各种修辞,而比喻的使用频率最高。比喻已成为语言活动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因素,广泛使用在各种文体中。在传统文学,特别是在诗歌中,人们常用比喻来增添文章魅力,使语言变得活泼而又意蕴深长。比喻的使用也使谚语更通俗易懂、生动形象,增加了表达的感染力。

比喻通过“相似联想”对“本体”(tenor)进行描述,借以构成比喻的相似事物即为“喻体”(vehicle)。日本学者中村明认为满足比喻成立的条件有:

1)直接に指し示す言語形式(喩える事柄);

2)他の物事、事象に対応する言語形式(喩えられる事柄);

3)喩える行為。

其中,把“喩える事柄”称为“喩詞”(vehicle),“喩えられる事柄”称为“被喩詞”(tenor)。这里所说的“喩詞”就等同了“喻体”,“被喩詞”也等同了“本体”。汉日两种语言在表达同一种喻义时,由于对事物的认识与审美传统的不同,使用的喻体也各有特色。在进一步探讨日语谚语中比喻修辞的汉译方式时,首先就要认识与了解日语谚语中喻体汉译的特殊之处。

一、日语谚语比喻修辞翻译的特殊性翻译就是“将原文中的思想、概念用另一种语言体系进行再创作的过程”。在两种语言的转换与再创作的过程中,都必须遵守一定的要求。由于谚语本身的文化寓意,加之比喻修辞的特点,决定了这类谚语汉译的特殊性。

首先,比喻这一修辞的使用,使谚语增添了趣味性与说服力。比如「光陰矢の如し」、「青菜に塩」等谚语中的“矢(箭)”、“青菜(青菜)、塩(盐巴)”等喻词的使用为谚语增加了不少色彩。对于这类的谚语,为了能让读者能体会到原文喻体的生动与感染力,要最大限度的忠于原文,尽量实现修辞上的对等。这样才能让读者感受到原谚语中喻体的生动性,也能体会其蕴含的深层意义。

其次,谚语表达的内容十分丰富,“既有包含家庭生活、社会生活、伦理生活等相对知识,也涵盖了自然现象、家业、信仰等绝对知识”。从「医者と味噌は古いほどよい」、「女房と畳は新しいほうがよい」等谚语中我们能感受到日本特有的文化特色,而「江戸の敵を長崎で討つ」、「内弁慶の外ねずみ」、「敵は本能寺にあり」等表达更是让我们能一窥日本特有的人物、事件在漫长的历史中留下的痕迹。这类的谚语通过修辞的使用“将人类某一领域的经验挪用来表现另一个领域的经验,从而创造出了一个新的概念”[5]。为能还原这种特有的“概念”,为能再现原谚语丰富的文化寓意,应尽量实现内容的对等。

最后,从语言的特点看,谚语语言大众化,语言简洁明了,口语性强,因此在译成中文的过程中,尽可能实现语言风格的对等。

二、比喻修辞的汉译处理不同的国家,由于受其社会的历史、文化、地理环境、生活习惯的影响,人们思维方式大相径庭,观察事物的角度、对事物的认识、对事物属性认识的联想也不尽相同。日语谚语中喻体的选择往往都带有很浓的日本文化色彩,这无疑是其翻译过程的难点。

1.中日喻体一致时,完全直译

文化寓于谚语。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文化,将中国文化的要素带入了日语谚语的发展。特别是日本借用汉字后,从古代中国的作品中引入了不少谚语。这类谚语的喻体和喻义与汉语基本没什么改变,可采取完全直译的方法还原。例:

落花情あれども、流水意無し(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鶏群の一鶴(鹤立鸡群)雨後の筍(雨后春笋)

燕雀いずくんぞ鴻鵠の志を知らん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虎を描きて犬に類す(画虎不成反类犬)

壁に耳あり障子に目あり(隔墙有耳,隔窗有眼)門前雀羅を張る(门可罗雀)口に蜜あり腹に剣あり(口蜜腹剑)

2.日语谚语的喻体容易被理解、吸纳时,保留喻体

还有一类的谚语在翻译成中文时亦可采取直译的方式。语言肩负一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不同的语言,通过思考方式、价值观、自然观等来反映其民族的独立性。比喻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具有认知的功能,也表现了人类思维的共通性,增强了语言的具体性、实感性、鲜明性,更有利于人们加深对事物的理解。在日语谚语中,这类保持语言独立性的喻体,在汉译过程中更多的是以意译的方式呈现。比如,“痘痕にえくぼ”被译成“情人眼里出西施”。

从翻译的特殊性来看,这虽然实现了内容上的对等,但是却也忽略了修辞性与语言特色的保留,有失原语的韵味。“以中国的事物来代替外国的事物,没有达到文化传真的目的”。倘若直接翻译,即为“麻脸也当酒窝瞧”,虽然这样的喻体为我们所不熟悉,但是细想一下,还是能直观的体会到它的深层意思,跟中国谚语“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一样的,而且还可以为读者带来意外与新奇之感。类似的有:

雁も鳩も食わねば味知れぬ(不食雁与鸽,焉知其中味)

飢えたる犬は棒を怖れず(饿犬不怕棒)

鬼も十八番茶も出花(十八妙龄无丑女,粗茶初沏味也香)女の一念岩をも通す(女人的固执,可以穿石)男は松女は藤(男如松,女似藤)

鼬のなき間の貂誇り(趁鼹鼠不在,貂就逞能)鯛の尾より鰯の頭(宁为沙丁鱼头,不为加级鱼尾)

3.日语谚语的喻体可以被理解时,加注释,保留喻体医者と味噌は古いほどよい(味噌越久越好,医者越老越宝)

4.日语谚语的喻体难以理解时,舍弃喻体,保留寓意

翻译“百分之百的忠实之所以不可能,是因为任何一种与特定文化密不可分的语言既有其翻译性,又有其不可译性(可译性限度)”。虽然日语言行为总为使用语言的人类的个性所左右,体现了那个民族特有的文化社会背景。在日语谚语中存在着许多反映日本民族的独特想法的喻体。这类的喻体直接翻译成中文时,往往在意义上的理解上存在较大难度。因此可在直译原喻体后,用加注、补充、说明的方式,在最大限度上保持原文的修辞性与语言特色。如:

月とすっぽん(月与鳖――天壤之别)

隣の宝を数える(替人家数财宝――徒劳无益)あたらぬ蜂には刺されない(不捅马蜂窝,不招蜜蜂蜇――咎由自取)死馬に針をさす(给死马扎针――无济于事)車の両輪(车之两轮――缺一不可)

鹿の角を蜂が刺す(蜂蛰鹿角――毫无反应)土竜の参宮(鼹鼠掘洞去朝圣———进展缓慢)

飛鳥川の淵瀬定まらぬ(飞鸟川深浅滩变化莫测,世间枯荣盛衰变化无常)

難波の葦は伊勢の浜荻(芦苇生于大阪叫苇,生于伊势称浜荻)

江戸でおばさんを訪ねるよう (东京城里找姑妈———海底捞针)

医者と味噌は古いほどよい(味噌越久越好,医者越老越宝)

4.日语谚语的喻体难以理解时,舍弃喻体,保留寓意

翻译“百分之百的忠实之所以不可能,是因为任何一种与特定文化密不可分的语言既有其翻译性,又有其不可译性(可译性限度)”[7]。虽然日语谚语的喻体在汉译中强调了修辞、内容、语言特色的对等,但由于民族文化的差异,对同一喻义,有时日语谚语中的喻体选择为异语言的读者所难理解或难以接受。比如涉及日本地理的“江戸の敵を長崎で討つ”等;与日本历史人物相关的“内弁慶の外ねずみ”、“敵は本能寺にあり”等;与日本的传说相关的“開けて悔しい玉手箱”等;与日本语言表达相关的“いろはのいの字も知らぬ”等等涉及日本独特的文化的喻体更容易造成翻译上的空缺。对于这类的喻体,只能舍弃“修辞性”,以意译的方式,翻译出原文所表达的意思。

江戸の敵を長崎で討つ(张三的仇报在李四的身上)内弁慶の外ねずみ(在家是老虎,出门是豆腐)敵は本能寺にあり(醉翁之意不在酒)開けて悔しい玉手箱(大失所望)いろはのいの字も知らぬ(目不识丁)

江戸っ子は五月の鯉で口ばかり(干打雷,不下雨)

日语谚语的喻体还存在一种情况。那就是使用同音或者双关语,比如“秋風が立つ”、“ある時は蟻があり、ない時は梨もなし”、“家柄より芋幹”,“亀の甲より年の功”等,其中,“秋”(秋天)与“飽き”(厌烦、腻)、“蟻”(蚂蚁)与“あり”(有)、“梨”(梨子)与“なし”(无、没有)、“柄”(地位、品格)与“幹”(茎)、“甲”(甲壳)与“功”(功绩)发音相同。日语谚语利用这样韵文的修辞来增加喻体的趣味性。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这部分的喻体在汉译中却很棘手。只能舍弃喻体,采用意译的方式加以还原。

秋風が立つ(爱情淡薄)

ある時は蟻があり、ない時は梨もなし(只知花钱,不知攒钱)

梨のつぶて(石沉大海;一去无音讯)家柄より芋幹(出生再好,不如吃饱)

亀の甲より年の功(年老阅历多;姜还是老的辣)

三、总结

由于比喻修辞的使用,日语谚语增加了不少的趣味性与韵味。要将这类谚语中的喻体翻译成中文,应该以直译为主,意译为辅,以期在保持原文意义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再现原喻体的修辞性与语言特色,让读者体会到日本谚语的喻体所蕴含的日本民族对客观事物独特的思考方式、审美意识等文化寓意。

悄悄的我来了,我轻轻的分享一下!

分栏图
客服ico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