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ico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人工翻译 >

日语翻译中,被动句为何多译成主动句?

作者:六九翻译 栏目:人工翻译

初搞日语翻译的人常常会感到日语文章中被动句子太多,有的还很不好处理。于是就提出一个问题,日语文章为什么被动句这么多呢?这要从几方面来说明。结果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日语被动句多数要译成汉语主动句。

首先从语法讲,日语使用被动句的范围比较广,除了不必、不愿或无从说出施动者的自然表明句要使用被动句外,不仅他动词可以构成被动句,自动词也能构成被动句(汉语的自动词都很少能构成被动式)。日语这些自动词构成的被动句式,有一部分要译成汉语的主动词。例如:

1. わたしは幼い時に母親に死なれた。

我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

2. 君も現実離れしたそういう夢をみているから,女にも逃げられたりするんだ。

你脱离现实在做梦,所以连老婆也跑掉了。

日语的动词使役态也可与被动助动词结合构成被动句式,这也是汉语里所没有的。这种日语被动句,大多也要译成汉语使动句或主动句。例如:

3. 校長のお話をきいて,私はすっかり考えさせられてしまっな。

听了校长的话,使我不得不开动脑筋(使我不禁深思)。

4. 昔の警察は,政府の思うままに動かせら(さ)れていた。

从前的警察不得不惟政府之命是从。

这种接在使役助动词“せる”、“させる”后边表示被迫的“られる”已有自发助动词的含义,所以常常要译成汉语的“使……”、“不禁”、“不由得……”、“不得不……”、“引起……”等,当然有时也可译为“被迫……”。

再者,日语还有一种被动句,句中没有对应主语,它只表示说话人(或文章的作者)的ー些判断、见解,有时含有谦逊的意思。这种被动句,汉语里也没有,一般也要译成汉语主动句。例如:

5. 英語の発音はむずかしくないとされている。

一般认为,英语的发音不难。

6. あの先生はこわい先生だと思われている。

大家认为,他是一位可畏的先生。

7. これからは若い人たちも自分の問題として老人問題を考えなはければならないと思われます。

我不成熟的看法是,今后,青年人也应将老年人问题当作自己的问题来考虑。

8. ゾ連側はおそらく直ちに反応を外部に示すことはないだろうと見られている。

据认为,苏联方面不会立即公开作出反应。

汉语使用被动句的范围比日语要少得多。过去汉语的习惯用法,仅仅限于受动者不如意或不希望的丰才使用被动句式,因为 “被”字本身就有“遭、受”之意。例如:

9.“老太太也被风吹病了” (《红楼梦》)

10.“你的手指叫纸烟熏成什么样子”(《北京人》)

而且从一般的汉语句子效果讲,主动句比被动句明确有力些,所以不宜多用被动句。另外,即使表示被动意思的句子,有时汉语也不一定用“被”字,比如说“玻璃我打破了”或“玻璃是我打破的”, 都不用“被”字(汉语有省略被动句)。

当然,今天的汉语也有所发展,被动句的使用范围已不仅仅限于叙述不如意的事,有时已经变成以受动者为叙述对象时使用的词汇了。如“小洁已被评为三好学生”、“小李被选为劳动模范”等说法。但这种句子毕竟不是很多的,总起来看,汉语的被动句使用 范围还是比日语小得多。

其次,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大量翻译西方著述,受其影响,日本本来不大使用被动式的记述无生物(事物)的句子也大量用起被动式(有人称之为“非情物被动”)来了;而这些句式,汉语一般也不用被动式。比如:

11. 机の上に花びんが置かれている。

桌子上摆着花瓶。

12. 空地にビルが建てられた。

空地上盖起了大楼。

再次,日本人的思维方法有时与我们不同。我们说“我了解 (或知道)那件事了”,是以“人”为中心讲的;日本人说“その事がわかる/那件事清楚了”,是以“事”为中心讲的。所以“分る”是自动词,而且“その事”后边的助词要用“が”。初学日语的人会感到不好理解,但这是日语的习惯用法,不能按中国人的想法改成“その 事をわかる”。

也许由于日本人的这种思维方法,在日语文章中以事物为主体的被动句子就比较多,而这类句子汉译后,又大多要变成以人为主体的主动句。例如:

12. 技術革新は工業生産についても行なわれ.とくに一九五五年以降,きわめて熱心に押しすすめられることになった。 (吉田茂《激動の百年史》第四章)(以事物为主体讲的)

译文:工业生产也实行了技术革新,特别是1955年以后,大力推行了技术革新。(张文译,《激荡的百年史》第四章)(以人为主体讲的)

总之,日语的被动句要比汉语多,多数要译成汉语主动句,但不同场合也有不同情况。日语凡以人为主题或主语的文章、语言,如小说、会话等等,一般多用主动句;凡以事物为主题或主语的文章、语言,如科技文章、学术著述以及演讲等等、一般多用被动句。

悄悄的我来了,我轻轻的分享一下!

分栏图
客服ico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