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ico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人工翻译 >

翻译日语长句的常用方法

作者:六九翻译 栏目:人工翻译

翻译方法就是翻译经验和方法的提炼、总结和理论升华,是处理某些复杂长句翻译过程中的一般规律。如果说成功的翻译中存在着“诀窍”、“技巧” 的话,那么,翻译方法就是这些所谓的翻译“诀窍”、 “技巧”的具体实施方法。上面我们对日语长句进行了分析,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翻译长句。我们可以根据以上的分析,对不同的长句采用順译、倒译、分法、意译四种翻译方法 。


(一)順译法

日语和汉语的语序是不同的,汉语的基本语序是主、谓、宾,而日语的基本语序是主、宾、谓。一个长句,我们排除这种语序之外,基本上是按日语原句进行翻译,也就是在原句的主干部分、修饰部分等都按原句的结构顺序进行翻译,而这种翻译既不失原句的意思又与汉语的意思对应,这种翻译方法我们称之为顺译法。运用顺译法应该注意的是,要把握好全句的结构,理顺全句各部分之间的关系,通观全句的表达信息。请看下列几个长句的翻译。“ある人パソコンを買い込み、これらを使う練習をするが、利用するまでにはいたらずに、せっかく購入した機械は眠ったままになる。”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順译的句子,按照汉语的语序完全可以翻译通顺。译文是:有的人买来了电脑,也进行了练习,但是还没达到能使用的程度,就把好不容易买来的电脑搁置不用了。按照原句结构进行翻译完全译得通,译得顺。再举一个长句,“インターネット、E メールなどの電子メディアについて、自分はそんなものには関係がないと割り切って見向きもしない人、それを使っていない自分を時代遅れのように思って、何とか使ってみたいが、自分には使えそうにないとあきらめ気分でいる人、パソコンを買い込み、これらを使う練習をしても利用するまでにはいたらずに、せっかくの機械を眠ったままにしている人は。”如果光看表面结构,这个长句给人的感觉就是冗长、啰嗦,似乎无从下手翻译。事实上,这个长句虽然很长,但不外乎就是由三个偏正短语组合成的一个长句,中心意思就是在论述人们对电脑的认识情况,因此,按原句结构翻译完全能译得通顺。译文:对于因特网、邮件等这些电子媒介认为自己与这些东西没有关系而不理睬的人;觉得不使用是落伍于时代,无论如何都想使用,但又觉得自己不会使用的人;还有买来了电脑,也进行了练习,但是还没达到能使用的程度,就把好不容易买来的电脑搁置不用了的人。实际上,在我们日常的翻译中,順译法用得很广泛。还有:“さらに、需要関係が安定している限り、合理的な消費行動を通じてニーズを表明することが、消費者の真のニーズに応える加工食品の生産を促すことになるので、消費者一人一人が、各自の食生活についての考えを持ち、正確な知識と主体的なニーズによって、加工食品を選択し、利用する習慣を身に着けることが大切である。” 这个句子虽然很长,但结构清晰,运用顺译法就可以译出来。译文:只要需求关系安定,通过合理的消费表明需求,就能够促进满足消费者真正需求的加工食品,所以,我们消费者每一个人都要对各自的生活进行思考,依靠正确的知识和需求掌握选购加工食品,利用加工食品的习惯,这一点非常重要。


(二)倒译法

一部完好的翻译作品,不但要真实地表达原文的意思,同时还要与汉语的表达意思、表达习惯、表达方法相一致。在翻译时,我们常常会遇到如果按原文的语序进行翻译,翻译出来的句子不是不通顺,就是原句含义表达不准确,或者与上下文意思风马牛不相及。遇到这种情况时,我们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拘泥于原有的句子结构,在尊重原句的信息基础上,对原句的结构进行适当的调整,这种翻译方法就叫倒译法。运用倒译法我们应该注意的是:尊重原文信息。如:“細君の方は、小脇に何かを抱えて入ってきて私の向かいの席に着いたのだが、袖の陰から現れたのは、目元もどんよりと濁り、唇の色もあせていた、横抱きにされた、おやっと思うほど大きな人形であった。” 这个长句是由前后两个分句组合而成,后面的分句是一个判断句,其主干部分就是:从袖子里露出来的是一个布娃娃,如果按照順译进行翻译的话就很难译出来,因此,经过分析我们把布娃娃前面的定语成分译成一个倒装句,即:夫人胳臂下抱着一个什么东西,朝着对面的座位走过来,从袖子底下露出来一个布娃娃,这是一个眼角已经暗泽,嘴唇也已褪了颜色的很大的布娃娃。还有前面举出过的, “携帯電話が人間の脳には有害である_との説に科学者の間で正しい、いやそんなことはない、と論争が起こっている。”为了强调“携帯電話が人間の脳には有害である”这个问题,按语法结构特点本应该放在“学者の間で”之后的位置,却放在了“学者の間で”之前。在翻译这个长句时采用倒译法是最合适的。


(三)分句法

长句通常是由几个句中句所组成的,结构复杂,层次不清,主次不分,如果不加以分析、整理进行翻译的话,很难译通,也很难让人看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采用分句法进行翻译。所谓分句法就是尊重原句信息,力求在表达习惯和传递信息上进行翻译,由于追求的是信息相同,就要对原有的长句进行处理,或者是句子结构前后颠倒,或者是调整句子的语序,或者是改变原句的修饰语关系等。例如:“電子メディアという道具を役立てる必要や方法を発現することが出来ないでいる人には、電子メディアはこういう必要に応えてくれる便利なものだということを認識することが必要であろう。”这是由几个分句形成的长句,结构比较复杂。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要对其进行整理分析。首先我们应该看到,前一个分句是下一个分句的对象语,与后面分句的谓语紧密相关,又因为前后是两个长分句,直译又很难译得通,所以,我们把这个长句分开来译,译成两句话,即,有些人不能发现使用电子媒体的必要性以及发挥电子媒体作用的方法,所以,我们有必要让这类人群认识到电子媒体是能够满足我们需要的便利工具。可以看出,这种分句翻译法通常是在结构、层次比较复杂的长句翻译时使用。再如:“米ワシトン大のマイク波の専門家であるヘンリーレイ博士は携帯電話が発するのと同じ低いレベルの放射線を鼠に 45 分間あてたところ鼠が行動に混乱をきたし、鼠の細胞に異常が起きたことが分かった。” 译文:美国华盛顿大学微波专家亨利雷博士做了一项实验,用和手机发射出来相同程度的射线,给老鼠照射 45 分钟,结果,老鼠的行为发生混乱,老鼠的脑细胞发生异常。一个长句译出几个分句,但保持了原文意思,准确表达了原文的信息,也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


(四)意译法

中日文由于是两种不同的语言,无论是在表达形式上还是表达习惯上,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这些差异有时就会给翻译者带来很大的麻烦,甚至按照原文结构根本不能翻译,这时我们就要另辟蹊径。意译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采用的最好翻译方法。所谓意译法,就是不考虑原文的句子结构,而注重原句的信息。注重原句的内涵意义。运用意译法应该注意的是:关照上下句意思,尊重原句意思,不能断章取义。例如我们前边所举的例子:”われわれの文化の体系というのはいちばん下にひらがな、そのうえに漢字が乗っかって、その上にカタカナというふうに重層的になっているのです。”在这个长句中,连续用了上、中、下这种表示层次的词来叙述日本文化的现状。如果照原文翻译,翻译成上、中、下的话给人的感觉是日本文字的构成形态,即假名填汉字的形式,下面是汉字,上面是注的假名。其实不然,这篇文章是在论述日语片假名泛滥问题以及日本年轻人对日本传统文化的颠覆问题。因此,结合这些实际问题我们在翻译这个长句时就不要照搬上、中、下这种层次关系,而是综合全文,把这个长句中的上、中、下翻译成高、中、低,这样既可以表示层次关系,又可以表示人们对各个历史时期日本文化的重视程度情况。我们的文化体系是多层次的,最底层的是平假名,中间位置的是漢字,高高在上的是片假名。还有:ひらがなは一番下にあって、ある面から言えば見下げられているけれども、ある面から言えば、日本文化を一番下で支えてきた。这个句子中的“一番下に”、“見下げられている”、“支えてきた”在翻译时我们都采用了意译法。译文:平假名位于最底层,从某个方面来说的话,受到蔑视,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的话因为在最底层支撑着日本的文化。还有,私は、しかし日本の鎖国についていささか他と異なる見解を持っていて、もしも、あの時代に鎖国を行っていなっかたら、この国がヨーロッパ列強の保護国となっていた可能性が多分にある。这个句子中,关键的部分是“列強の保護国となっていた”。我们都知道日本是当今世界发达国家,经济高度发达。如果基于这种考虑就会译成“列强的保护国”。但如果结合语境再考虑到日本近代史的实际情况,就会准确译成:但是,关于日本的锁国,我的看法有些与众不同。如果那个时代没有实行锁国的话,日本很有可能成为欧洲列强的殖民地。与“列强的保护国”的意思正相反。

日语的长句结构比较复杂,既有深层结构的长句,又有表面结构的长句。相对于表面结构的长句,深层结构的长句更难翻译。了解长句的这些结构和特点,有助于学习者对日语长句的学习和理解,有利于学习者掌握长句的翻译方法,达到信、达、雅标准。

悄悄的我来了,我轻轻的分享一下!

分栏图
客服ico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