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ico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人工翻译 >

日语翻译教材改革浅议

作者:六九翻译 栏目:人工翻译

[ 摘要 ] 教科书是人类生活经验和劳动成果的载体和传播知识的媒介。教科书的质量联系着学校的教学质量。本文结合我国经济发展的需要 , 日语毕业生就业状况 ,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翻译内容形式和专业知识三个方面分析了现在高校所用的翻译教科书的不足之处 , 提出了改进翻译教程的方向、做法和建议。

[ 关键词 ] 翻译教材 ; 教材改革 ; 教学质量 ; 高校 ; 日语

中图分类号 : H365. 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 1004 — 3926(2008) S3 — 0137 — 03

作者简介 : 凌庆强 , 桂林工学院外语系教授 , 研究方向 : 翻译实践与翻译理论。广西 桂林 541004

高校日语专业常用的日汉翻译教材的优点是 : 选材广阔内容丰富 , 体裁多样理论实用 , 中外对照论证严肃。但是教材与实际需求有差距 , 内容与实践相脱离 , 对提高学生翻译水平效果不太理想。本文不打算继续列举日汉翻译教材的长处 , 而是要从教材改革的角度来探讨现行教科书中的短处 , 并就如何改革翻译教材提出以下三点建议和看法 , 目的是集思广义 , 旨在推动翻译教材的改革和完善。

翻译教材改革要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在前面为什么说翻译教程与实际需求有差距呢 ?我国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 民营和合资企业以及外资企业快速发展 , 接纳了相当部分的毕业生就业 , 减轻了以前总是流向铁饭碗部门就业的潮流形成的压力。据统计 , 桂林某高校两年的应届日语本科毕业生 80 余人 , 除 10 人左右的学生出国留学 , 继续读研和等待理想的工作机会之外 ,基本都到民营、合资以及外资企业就业 , 几乎没有到国家机关、文化事业团体和纯国营成分或者说以国营经济成分为主的企业部门工作。不是学生不想到上述部门就业 , 而是因为那里录用人材少。不言而喻 , 现在的毕业生绝大多数是直接服务于生产和科研实践 , 是经济发展的生产力。

既然毕业生大部分到基层单位 , 那么作为培养学生的学校如果能让学生有效地掌握与生产直接相关的外语专业知识 , 那么就能让毕业学生更好地就业 , 促进他们更快地转化成生产力。严格地说 , 培养有专业知识的毕业生既是学校办学的方向问题也是专业发展的问题。专业问题就是教学问题。对外语而言 , 就是如何有效地让学生掌握专业知识。联系到本文翻译教材改革的主题 ,就是说如何通过课堂教学使学生掌握理论联系实际的翻译基本功和翻译技巧的问题。可是从现在所用的翻译教材来看 , 结合生产实践、能用于经济发展的语言知识甚少。据对某册翻译教材的粗略统计 , 除文学翻译篇章自然要选择文学作品之外 ,多数章节也基本上是选用文学作品的节段或者说是社会文化语言文字来说明书中所主张的翻译技巧和要领。与文学语言相关的比例程度 , 说高达85% 以上不过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与实际需求有差距的问题。既然学生在学校学的主要是文学语言文化语言 , 那么学生手中的文学语言和文化语言完全有可能和企业公司生产需要的“经济 ”语言相抵触而发生矛盾。毕业生要把文学语言文化语言功能转换成经济性质的语言功能 , 需要较长的时间周期。尽管如此 , 我们也不能因为语言可以转换就无视语言要和市场发展相适应的要求。相反要按照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 , 对教学教材进行改革 , 让它适应经济基础的发展。

归纳而言 , 学校所学语言不能直接服务于经济基础 , 那么就会削弱毕业生的作用 , 降低工作效率。我国多种经济成分的国家经济 , 工农业和其它新生产业的发展 , 其实已经要求学校改变语言教学方式 , 改进教材 , 增加新内容。如何改进教材呢 , 首先要在翻译教材中增加与经济有关的知识内容。从现行教材来看 , 我们不能不感觉到许多教材编辑还是沿用老方法 , 即文学内容占大头 , 文化应用知识占一部分 , 外贸语言不可少。当然现代教材多少也增加了新兴产业、如信息产业的相关知识。但是反映当代科学技术产业的内容比较难于看到。比如说基因工程、化工、机械、航天、生物工程等领域的内容就相当缺乏。这部分内容难道只能在生活工作中自学 ? 答案显然是不合道理。我们说改革教材 , 意思是说要适当地用新兴产业相关的专业语言来扩大学生的知识面 , 让学生通过学习包括经济在内、其它领域的语言知识来提升专业外语水平和掌握外语基本功。增加上述内容的翻译教材改革 , 也能让以后从事教育工作的毕业生从教材改革中受益。他们在学校里就能更好地运用所学的新兴产业知识 , 扎实地培育下一代学生 , 使未来的毕业生能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自由发挥语言桥梁的作用 , 多快好省地把知识转化成公司企业所需的生产力。总而言之 , 应当增加新兴产业、现代工业与经济相关的外语专业知识 , 使毕业生在工作岗位上不用重新摸索 , 从头再学专业语言 , 少走弯路。

翻译教程改革要求教程理论精益求精。有一册翻译教材全书五百余页 , 可是中文解说词占了相当大的篇幅。一般情况下 , 说明文字多也就等同于解说详细 , 分析透切 , 有助于学生了解和方便老师讲课。但问题也就跟随而来 , 带来负面的影响。

最常见的是部分学生在课堂上觉得自己可以看懂课文 , 老师讲不讲无所所谓 , 不上课自学也行。这些看法好像很有道理 , 可实际上隐藏着几个问题。一是老师没有能在翻译课中很好地发挥导师、活字典的作用 , 不能很好地起到引导学生学习的导向作用。二是不可得知学生到底看懂没看懂课文内容和正确理解语法现象以及弄清词义没有。这样一来 , 学校课堂作为传授人类知识经验的主要渠道的作用 , 在有意无意中被弱化。反过来又证明课堂授受的是不太紧密联系实际、甚至是相脱离的知识内容。三是由于翻译例子过多 ,弄不清是臆想的还是实际例子。某些书中 , 译文例子不只一份而是两份、三份甚至四五份的。学生简直不用咬文嚼字、品尝品尝就咽下肚子去了 ,能否消化另当别论。两三份译文 , 用意是好的 , 无非是要说前面有误后面才对 , 要由浅至深剖析理解错误的产生。但不客气地说 , 设定前错后对的主观成份居多 , 不一定是事实。这就有先入为主的嫌疑。我们所说教材理论要精益求精 , 就是说要抓住重点 , 简明扼要地说明问题 , 舍弃无谓的话语和例子。

再有当前的教材中的中文解说名目繁多 , 似乎每个词组每个单词都有理论根据、规则。即使原文很短 , 中文的说明也比原文要多。如某校使用的翻译教程里有“電車 が遅 れているようだけれども、もう来 るでしょう”这样一句日译中的例子。[1 ] 可是中文说明竟有十行约二百五十个字, 大意说后半句意思不是前半句思维的延续等等。大家也许会想 , 如果有上下文意思不是很清楚吗 ?此类例子解说容易让人家产生一种感觉 , 即翻译必须符合已有的、或者说成型的理论根据框架 , 否则就会出现翻译差错或者不合原意 , 不懂得这些理论就做不好翻译。但真正进入翻译实践 , 学习者头脑里并没有书中的理论概念 , 按照条条框框来翻译。内容与实践相脱离 , 讲的就是这一点。到底是先要按照理论来翻译还是经过翻译实践上升到理论层次 ? 这类矛盾 , 好像又把我们引导到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所谓哲学命题上来了。其实 , 成熟的翻译应该是在翻译的实践基础上总结出经验然后上升到理论层次 , 再用理论来指导翻译实践 ; 初级翻译应该是先通过翻译实践不断归纳得出经验 , 走一个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过程。打个比喻 , 问题就像一棵树木。那众多的理论框框就等于茂密的树叶。但那是一棵树叶茂密而果实甚少、雅观而效益不大的树木。改革教材就是要避免叶多果少的现象 , 追求教学效果。许多著名翻译家或者说从事外语翻译的人员 , 他们过去的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外语翻译路子。回顾外语教学历史 , 过去仍有借鉴之处。如何达到合理的果多叶少效果 , 笔者以为翻译理论是导向 , 词汇量是翻译的基本 , 语法是翻译的桥梁 , 中文是翻译质量的保证 , 文化语言背景知多少是语言符号准确相互转换的保障。不言而喻 , 翻译教程从内容上讲 , 首先要注重基本功的打造 , 即扩大原文章节 , 扩充词汇 , 理顺语法 , 翻译由短到长 , 简单到复杂 , 做到熟能生巧 , 重点在翻译实践。中文分析不是不要 , 但篇幅要恰当 , 坚决革除冗长啰嗦的习惯。遗憾的是 , 现在的翻译教程中文说明 , 长篇大论 , 很像一份详细的产品说明书 , 几乎代替了学生的思考。用哲学观点衡量 , 这种做法大大抑制学生发挥主观能动性、学习的积极性。所以我们在编写教材时 , 必须在发挥主观能动性方面下功夫 , 激活学生的学习意识。教科书不能替代人们的思维 , 相反要激发学生的思维。

翻译教材改革要求教材合理科学地选用原文。某册翻译教程有四、五处关于孔子的外文例子 , 不难看出它们均出自同一篇文章。[1]编者显然是先翻译好一篇文章 , 然后按照自己的主张把文章分割开来 , 用以论证不同的观点。作者的做法无可非议。但是 , 这种论证带有片面性。由于编著看的是完整的文章 , 所以对文章的认识和看法是完整的 , 翻译也可能接近原意。可是编著人把文章拆开 , 选择性地把它安排在不同篇目中时 , 从学生的角度来看不再是一个整体 , 而是独立的章节。不可思议的是 , 课本却要学生全面考虑背景语言环境来翻译。讲课的老师和学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 能全面理解背景语言环境吗 ? 我们建议选例子要全盘考虑 , 尽量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合理选用原文还要考虑原文的难易度 , 考虑专业学习上连接性 , 考虑知识层次的深度。有一位外教看了某册翻译教程后 , 惊讶地发现开篇引用的日文小说文章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既然是翻译课程又不是文学课程 ,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文言特点突出的小说文章呢 ? 虽然算不上什么意见 , 但书中历史悠久的小说文章却给教学带来一些难题。首先是文言难题。众所周知 , 一二年级很少有文言课程教学 , 即使开有文言学习课程 , 学生掌握的也是很肤浅的知识。翻译课程一般在三年级开设 , 开头很难的课本就成了教学上的断沟 学生学习上的障碍。文言包括当时的语言文化背景和文言语法。为了讲解原文 , 老师要先给学生讲文言语法知识。这样一来不仅占用教学时间而且置换了教学内容。学生光看得懂书本的中文译文 , 但对原文的语法词汇不理解 , 那么怎么谈得上消化吸收了原文呢 ? 教材缺乏科学性 , 就会给教学增加难度。原文选择应当考虑学生的实际水平 , 考虑当代社会的需要 , 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合理选用原文就要讲究教材的严肃性和权威性。我们认为一些翻译教程内容还是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吾輩 は猫 である”这篇夏目漱石的小说里 , 有以下一段话“しかも、あとで聞 くとそれは書生 という人間中 で一番獰悪 な種族 であったそうだ。”[1 ] 某书中两段对比译文大意都写为:书生是人类当中最凶恶残暴的一种人。[1 ] 但是不少老师和学生指出上述日文的大意应该是 : 而且以后问了才知道那种人据说是书生一类人当中最凶恶的同类。举一反三 , 假如今后再版时对教材给予充分的重视 , 认真校正核对 , 讲究用词和正确进行标记 , 就能避免错字和印错语言文字和尽量减少上面那种值得商榷和不必要商榷现象。虽然问题只是给老师学生造成一个“怎么搞的 ”小小的惊异 , 不会影响教程的正面效果。但是教科书不能不讲质量。这类课本问题是著者的粗心呢还是出版社的大意 ? 我们很难判断。一本书要十全十美很难、差错难以避免。但如果老师没有发现有差错 , 那么错误还会继续存在 , 造成致谬误流传。夸张地说 , 教材的错误不只是临时性的 , 会被学生代代相传。

翻译教程改革就是要提高教材质量 , 树立权威性和科学性。教材内容应该是当代科学技术知识经验的结晶 , 内容要丰富多彩 , 语法语言要符合逻辑。编著一本教程 , 应该体现作者自己外语语言研究与实践的成功经验。一本好的教科书 , 作者在保留自己独到的研究成果的同时 , 还会吸收他人的学术成果。一本有特色的教科书 , 选编的文章内容要有代表性和特殊性以及实用性。上述三者的统一就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 , 经验和高度专业水平的统一 , 能与国民经济发展需求相适应。翻译教程出版 , 依赖作者去校阅的同时 , 还要有专门的机构人员从中文和外语的角度来审定内容形式 , 才能共同编辑出一本简明实用、内容丰富、通俗易懂、适用经济发展、跟上外语教学需要、高度专业化的教科书来。

综上所述 , 教材的质量直接关系到教学质量 ,教学质量又影响到毕业生的就业 , 关系到能不能指导学生把知识转化为生产力 , 推动经济发展的问题。我们完全有必要进行翻译教材的改革和完善。

参考文献 :

[1] 高宁 , 杜勤 . 新编日汉翻译教程 [ Z]. 上海 :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 2006. 9.

悄悄的我来了,我轻轻的分享一下!

分栏图
客服ico

友情链接